各十百千万的亿 - 大结局(1) EXO之众星捧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世界上七十多亿人口,我们只能遇见极少的一部分人,这其中有许多与你擦肩而过,不过萍水相逢,还有曾短暂交集,最终遗失在时间里。

    遇上你喜欢的人的概率乘以ta也喜欢你的人概率是多少?再乘上在拥有无数站点的人生中ta与你买了同一终点站的概率是?

    那个人,独一无二。

    绝无仅有,无与伦比,盖世无双。

    用再多修饰词去形容那个人也不为过,因为要发自内心庆幸,那人生而为人,而自己也生而为人。

    sm公开签售的现场总是会被围堵得水泄不通。

    商场里的人声喧哗像是流水一样涌动着,从最高的楼层围栏处倾泻下来,远处听来模糊不清的呐喊,到近处话语声猛然清晰了,如瀑布轰鸣。

    肉/体与肉/体紧密贴合,五颜六色的衣料紧紧压在护栏的透明玻璃上,一层一层的黑色人头,人群像是蠕虫缓慢地蠕动着。

    太热了,连中央空调都失去了作用。

    今日的签售会,比简小小第一次去的非公开签售会更为嘈杂和混乱。

    有人在大声叫喊“baekhyun呐”,有人在尖叫“伯贤看看我吧”,也有人只是纯粹地发出长而嘶哑的咆哮。

    但很奇怪。

    简小小慢慢抬头,看着边伯贤,他依然眉眼如画,漆黑的眼眸如夜色薄离,然而流露出的一点光却明亮温暖。

    此时此刻,像是有谁拿橡皮擦擦去了除边伯贤外的一切。

    世界乱七八糟,但他干干净净。

    其实是和当时一样的场景,经过如机场安检一般严密的检查,她站在偌大的台上,台上有一个她需要仰望的人,一张隔开他们的桌子。

    但边伯贤看着她,那浅浅下垂的眼眸里含着的情绪却不同了,他没有对她微笑,只是直直地望着她,望着她向他步步走近。

    每分每秒都被拉长,如电影里镜头慢放。

    “世勋。”边伯贤嘴唇微动,却是对着吴世勋开口了。

    吴世勋低头。

    边伯贤回眼,吴世勋甚至来不及看清他的情绪,便被拉过后脖颈,有嘴唇带着呼吸贴上他的耳朵。

    吴世勋没有反抗,顺从地俯下身——后脖颈上的手带着不容抗拒的力度,他听到自己的哥哥低声问他,没什么情绪:“为什么?”

    问为什么吗?

    两个男人交颈而谈,亲密又暧昧,商场尖叫爆发。

    在那山洪暴发般的嘈杂声中,吴世勋只顿了一秒,低声笑了起来,他偏过脸贴近边伯贤的耳朵,低低耳语:“我是忙内啊,哥不能做的那些任性的事情,我都会做的。”

    “这不像你。”边伯贤言语果断。

    “有理由的,哥,”吴世勋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低哑的声音带着笑意,“我喜欢简小小。”

    边伯贤霎时抬眼。

    吴世勋直起身子,一只手支在桌上,用那双漂亮的弯弯月牙眼地对边伯贤笑:“但喜欢哥更多。”

    他强调:“多得多。”

    这其中的曲折非三言两语能说明,但他们只交换了一次眼神。

    边伯贤眼角绷紧的厉色软化得一塌糊涂如晒化了的草莓味冰淇淋,他用指尖抵住额角,发出毫无责怪之意的叹息声:“真是……”

    “别生气啊哥,”吴世勋压下帽檐,扫了扫鬓边的碎发,“插手哥的事情我很抱歉——”

    “谢了。”

    吴世勋:“对不起嘛……欸?”他惊诧抬眉。

    “帮了哥一个大忙了,”边伯贤眉目间是温和笑意,他点头,神色认真,“一个很大很大的忙。”

    这一瞬间,吴世勋看着自己认识了许多年的这位哥哥笑得无比温柔,忽然觉得自己做了这一生做正确的决定。

    “世勋你不伤心吗?”

    记得朴灿烈找他聊过天,因为是很善良又很容易记挂别人的性格,朴灿烈总是边受他欺负,但又担心着他:“世勋你不伤心吗?”

    他反问:“伤心什么?”

    “就是,就是……”朴灿烈支支吾吾了一会,放轻了的低音炮听起来莫名有点委屈,“就是那位简小姐啊,不是要回中国了吗?伯贤心情不好,你心情也不会好到哪去吧,你不是也喜欢她嘛……”

    吴世勋想了一会,风轻云淡地说:“哦,伤心也会有点伤心吧,因为变难了。”

    “……什么意思?”

    “我想要伯贤哥和简小小在一起的愿望啊,”吴世勋把换下来的外套抖了抖,挂进衣柜,“因为她回中国变难了啊。”

    朴灿烈瞪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觉得自己大概是得了感觉神经性耳聋, 明明听到了却完全听不懂。

    他伸了伸脖子,一脸狐疑:“欸?”

    “呀——”吴世勋叹了口气,眯起眼睛语气无奈地对自己傻哥哥道,“不明白吗?我没有伯贤哥了解简小小,所以当然没有伯贤哥喜欢她啊。”

    他摘下帽子,眼睛在陈列着众多帽子的橱柜中寻找空地,边漫不经心地道:“但是,我喜欢伯贤哥,也喜欢简小小,他们又刚好喜欢对方,所以我想要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

    朴灿烈皱眉:“啊?”

    “啧……”吴世勋搜寻了一圈,忽然把帽子往朴灿烈脑上用力一扣,“呀,哥你帽子是不是太多了,我都没地方放了!”

    朴灿烈眼前一黑,大叫:“呀呀呀!吴世勋!”

    吴世勋很少的责任心叫exo,他有很多喜欢他的哥哥,惯着他宠着他,但哥哥们都太成熟所以有所顾虑,所以他便嚣张任性,帮他们得到他们所求。

    什么让他伤心呢,如果他爱的人得不到他想要的一切,吴世勋会比起自己一无所有更悲伤。

    “呀,”朴灿烈掀开帽子,一头蓬松的发丝像是炸开了一般,他胡乱揉了揉,瞪着罪魁祸首,但此时比起算账他更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到底是在帮谁啊?”

    “哦,比起帮简小小,我其实是站在伯贤哥这一边的。”

    吴世勋看了眼朴灿烈,往衣帽间外退:“帽子哥帮我放吧,谢了。”

    说话间吴世勋的背影已经消失,朴灿烈瞪大眼睛,看了眼手里的帽子,后知后觉地举起拳头对门虚无地挥了挥,然后转身老老实实地给自己弟弟找停帽子的位置。

    “嘶,我帽子好像是太多了……”耳根子软的朴灿烈如是想。

    吴世勋已经下台了,他是简小小勇气的来源和精神上的支柱,现在他早早退场,没有给边伯贤和简小小缓冲的空隙。

    简小小捏住专辑一角,听着自己巨大的像是雷声一般的心跳,那声音之大,世界都为之安静。

    心脏要坏掉了。

    她狠狠地吸了口气,又呼了口气。

    “勇敢点吧,你。”

    耳边回响起吴世勋对她说过的话。

    “伯贤哥总是很在乎别人的感受,顺着别人的心意行事,但又因为太有天赋,伪装得太自然,别人也看不出来他是在勉强自己。”

    “如果他拒绝过你,那是因为你表现出了逃避的想法——会害怕吧,还没准备好吧,所以不要勉强。”

    被一通电话从学校宿舍叫出来,见到另外一位自称exo经纪人的男性,再进入一辆银灰色的车辆。

    看到后座上的吴世勋,简小小愣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为什么?”

    吴世勋眉眼深邃清冷,微微含着一点笑,像是最冷的月光照在盛放的梨花之上,他挑眉,答非所问:“带你去个好地方。”

    简小小没有动。

    吴世勋调动他仅存的耐心解释:“去见伯贤哥。”

    简小小更是一动不动,她睁大了眼睛,嘴巴刚动了动:“我……”

    “我听王单哥说了,你和伯贤哥约等以后再见,呵,”吴世勋笑起来打断简小小,其中有并无恶意的不屑,“如果你还和现在抱有一样的心情再向伯贤哥走去?成为伟大的人再见面?”

    “你们顾虑总是那么多,想到未来以后所以现在都过得很累,给彼此留那么多余地干什么,喜欢一个人的话,立马行动,人们总是觉得还有很多时间去爱一个人,其实不是。”

    “你喜欢他,现在就要去见他。”

    “抓不住现在的人,未来也会像是风一样从手里逃掉。”吴世勋说。

    简小小哑口无言,半晌才出声:“我一定会向边伯贤先生走去的,我发誓。”

    她抿着嘴唇,眼眸坚定。

    吴世勋和她对视,他缓缓地收了笑意,正色道:“那为什么那时候不这么告诉伯贤哥,让他那么难过?”

    简小小瞳孔骤然放大:“欸?”

    “现在就去告诉他,”吴世勋伸出手穿过车窗拉过简小小的手腕,手指冰凉,眼神却炙热,“没有什么如果,你一定会向他走过去,用什么办法都会到他身边——这是你的决心。”

    那是黄昏,血红色的夕阳光像是一尾游鱼,吴世勋的侧脸被光和影勾勒,足够温柔,也足够决绝。

    “这样,才值得伯贤哥用同样的决心在这里等你。”

    简小小不知道吴世勋会这般说,她印象中的吴世勋总是清冷又温柔,不善言辞,少言寡语,但他会在深夜时送给她外套,也会摘下自己的帽子戴在她头上。

    “好好生活下去吧。”他对她说过。

    “吴世勋先生。”简小小的声音在晚风里那么微弱,像是随风落下的叶子发出的叹息,但她神情郑重,眼睛很明亮,“我知道了。”

    吴世勋松开她的手腕,眉眼舒展开:“上车。”

    “请等一下。”简小小忽然说。

    吴世勋下意识皱眉。

    她看向吴世勋,笑容灿烂:“我不会逃的,只是想拿一个东西,一定要交给边伯贤先生的一样东西。”

    吴世勋斜斜靠在窗边,黑暗的车内伸出两只手,食指交叉,传出的声音懒而低,带着得逞的隐约的轻快:“等你十分钟。”

    “谢谢。”

    真的见到边伯贤,比她想象中还要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明明不是第一次见面,也不是什么难堪的场面。

    不过只是走过人山人海那么遥远的距离,一步一步走上台阶,穿过粉丝,穿过安保,越过经纪人。

    乍暖还寒时节,室内开着温度适宜的空调,她穿着浅黄色的针织衫,不住地打着寒噤,却又有汗珠从鬓角渗入,濡湿了发根。

    让她不知冷暖的,是边伯贤这三个字。

    他不必笑,不必向她走来,单单顶着边伯贤的名字坐在那里呼吸,就够她心动千次万次。

    ※※※※※※※※※※※※※※※※※※※※

    边伯贤:我好像只是被读者们短暂地爱了一下???

    无语,金价无语。

    大家的愿望我好好地接受到了,但是不要担心世勋哦,他一点不伤心,对他而言,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的事情。

    他可是伯贤和小小cp的会长啊!

    不过世勋和伯贤以及小小的爱情观和人生观不太一样,非得说的话,小小和伯贤的人生观比较像,而世勋则是另一种,无分对错,都很cool。

    大家以前那么爱过的温柔的边先生,哈哈哈哈,他会很无语的。

    and,我是想写苏文的……不过有条理是称赞,我很高兴啦。

    世勋的on me昂,我一直在想这个该怎么翻译,看到好多翻成“上我”(哭笑不得.jpg),小分队的专辑也出来啦。

    现在本文已经进入收尾部分了,大家想看哪位配角的番外都可以提哦(p.s.粉丝头子世勋是不会拆自己组的cp的),我会好好接受大家的想法哒!

    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和爱~请各位度过一个充实快乐的暑假吧!感谢在20200716 22:20:56~20200718 21:08: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v 3瓶;忘忧 2瓶;心悦边先生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