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红帽的维加 - 第5章帝皇绿翡翠。 神级透视狂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师傅,您可得慢慢切啊!要是切坏了翡翠一角,人家张大贵人会要你赔偿的!”

    陈峰一手招来一切工师傅,神色悠然的看着切工师傅如此说道,最后又看向了肖芷那一双笔直修长的雪白大腿,嘴角便不禁啧啧称奇,好色之辈身份尽显。

    这师傅在珠宝行工作了好几年,相当有手艺,对于这块原石也是窥探了数次也断定不会出现翡翠,此时的他恨不得一脚当场将这破石头踢个粉碎,以至于这切工师傅拿起切刀极不耐烦的砍了下去。

    “师傅,请你小心一点!虽然我是不太懂这方面,但是我也很清楚原石里面的翡翠必须要是完整的,你这一刀下去要是切坏了翡翠,该当如何?”

    就刚才那一刀差一点就切到翡翠,张信看的也是一惊一乍的,好在翡翠依旧完好,不过那切工师傅则不耐烦了起来,一脸焦躁的看向了张信。

    “小子!你这白日梦也该是时候醒了!这块破石头要是能切出翡翠来,我把我的头切下来让你当球踢!”就连这切工师傅都极度看不起张信,现在的气氛更是一边倒的等着看张信的好戏。

    “哦?是嘛!切头这种残酷的事儿就算了,你……”

    “咔嚓”一声,张信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切工师傅当即又是一刀大力劈砍而下,随着被砍下的部分原石跌地破碎后,一块颜色浓郁的翡翠如同魔法一般溅洒在地上。

    肖芷当即冲了上去将其捡了起来,随即一眼看向原石的切口,发现翡翠的一角已经被切工师傅砍下,此块翡翠已经不是完整的翡翠了。

    “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你的头先给我记下了,现在翡翠出现了,你还将翡翠一角砍下,这件事儿我也先记下了!现在,给我小心磨,要是再磨掉翡翠一角,你这条烂命就算是赔了也还不起!”

    肖芷一张小脸嫣红之下全部被愤怒所占据,声声嘶吼的如此臭骂了起来,那切工师傅更是瞪大了双眼看向肖芷手中的翡翠一角,神色瞬间紧张了起来。

    “这……这不可能!这块破石头经过了几位专家的鉴别,不可能还会开出翡翠的!这绝对不可能!”陈峰与程小蝶再三揉了揉自己的眼球,生怕是看错了,然而肖芷手中的东西可是货真价实的翡翠,一点也不假。

    不假之余,此翡翠的色泽堪称上佳,绿意之下似乎还蕴含了一层白雾,这种深邃浓郁的绿意便是翡翠界的“帝皇绿”,光是肖芷手中这一小块儿翡翠就已经价值好几万了。

    “大家不用走哦!待会儿,还有好戏看呢!”张信大声招呼着周围的富商,最后张信才将眼神投射向此时的陈峰与程小蝶,“身为堂堂大集团的少东家,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哦!”

    那切工师傅,现在额头之上冷汗直冒,他再也不敢大刀阔斧的乱劈,当即拿出磨刀来细细磨了起来,生怕会再度破坏到翡翠的一角。

    随着磨石的工作逐渐深入,围观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曾经那一块被无数人认定为一块破石头的原石,此时在切工师傅的细细雕琢之下,一块体积足足有一个五岁小孩大小的翡翠惊艳亮相于众人眼球。

    “小姐,磨石已经完成了!”切工师傅一脸冷汗的朝向肖芷深深一鞠躬,语气变得十分的恭敬。

    肖芷不屑于与这等人说话,当即一手紧紧挽住张信的手臂,二人站于这块帝皇绿翡翠两旁直眼看去陈峰,说道:“陈峰,五百万我们只要现金或转账,不要支票!另外,请你现在兑现你的诺言,从阿信裆下钻过去。”

    “这……这不可能!这块破石头,根本就不可能开出翡翠的!这不可能!”直到这一刻,陈峰依旧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这一刻,张信的嘴角最终露出了胜利的喜悦,在看去陈峰的那一刻他当即张开双腿,大声吼道:“来啊!快点,你可是什么什么集团的少东家,要是你说话不算话的话,谁还会跟你家集团做生意?再者,这可是你下的赌注,愿赌就要服输!”

    此刻,一直围观的富商贵人们纷纷将视线投射向此时一脸尴尬的陈峰,这帮人原本就是看热闹的,见陈峰迟迟不肯动身,有的人甚至开始嘲讽了起来。

    “钻啊!为什么不钻了?还什么千易集团的少东家,自己打的赌输了难道还想赖账吗?”其中,一名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看向陈峰声声嘲讽道。

    很快,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嘲讽大军来,此时的陈峰被几十双眼睛看着呢,就算是给他城墙般厚的脸皮也不敢撒腿就跑!

    这时,陈峰看向了程小蝶,一把手将其给推了出去,大吼道:“你钻啊!这个赌注就是你发起的,现在输了就该你来钻!”

    “什么,你让我钻?”程小蝶简直不敢相信,此前还对自己许下海誓山盟的绝世好男人,此时为了自身名声而将自己推了出来。

    “肖小姐,五百万我今晚就转账到你公司财务部,我现在有事儿就先走了!”这一说完,陈峰灰头土脸的带着身后六名保镖在一众鄙夷的眼神之中尴尬跑出了珠宝行。

    眼下,程小蝶全身一瘫软坐在地板上,双眼无神的看向了张信,然而张信则是立马转过身子,只留给程小蝶一个冰冷的背影。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说到底,程小蝶毕竟是自己的初恋,他并不想羞辱她,当张信意识到自己彻彻底底的放下程小蝶的那一刻,他留下了热泪,“永远不想!”

    当然,他的热泪并不是为程小蝶而流的,而是为自己那白痴一般的一年恋爱期的浪费而流泪,随着程小蝶目光呆滞的慢慢走出珠宝行,肖芷这才拿出纸巾递给了张信。

    “两位,如果没事儿了,我就先走了!”这时,切工师傅满以为自己能溜之大吉。

    谁料肖芷一手搭住此人肩膀,语气赤裸裸的充满了威胁:“你的头值几个钱?我才不要呢!现在,你破坏了翡翠的圆形,此乃帝皇绿的翡翠,你也在这里混迹了多年,应该知道赔偿多少钱!”

    “小姐,我……我真的没钱,您……您就绕过我吧!”切工师傅当即跪倒在张信二人跟前,一脸泪花的样子可谓是声情并茂的在博取同情。

    “不可能!如此狂妄的切工师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今天你……”

    “肖小姐,按照市场价我愿意赔偿您两百万,不知这样您是否愿意原谅他!”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洪亮传进了张信与肖芷的耳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