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红帽的维加 - 第605章提议。 神级透视狂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这件事儿,如果要想完美的解决的话,就必须得知道刘慧手中到底掌握着小丑什么样的把柄,如果是一个物件的话只能劝说刘慧将这东西还给小丑!”

    以小丑的性格自然不会想着与刘慧何解,但倘若出面调合的人是张信或者酒医仙的话,这件事儿或许还能一试,“希望是一个物件,而不是一个秘密!不然的话,除非刘慧死了,不然这个秘密会一直留在刘慧脑海中。”

    张信当然也有所考虑过,事实上近些年来小丑集团所暗杀的对象也逐渐从钱不选人改变成了现在只杀为富不仁、通过走法律漏洞而成功逃脱罪责的某些有钱人。

    按照小丑现在所发出来的口号,那就是“替天行道”!因为其中杀了一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因此触怒了某些人的底线,因此小丑也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钉子,必须得拔除之才能解除心头之恨。

    当然了,像小丑这种所谓的“替天行道”自然是不会得到任何一个国家的认同,没有一个国家会承认这样一个有组织犯罪的团伙的合法性,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张信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刘慧现在之所以想要得到张诚,一定是想通过张诚来对张信交换些东西,不管这东西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一点,那就是刘慧不会有什么好心。

    虽然还不知道小丑是怎么突然知晓了自己手中的杀手其中之一就是张诚,但张信十分的相信小丑并没有说谎,那简易的装置就是检验张信与张诚的确存在血缘关系的铁证,这也是小丑为了证明张诚在自己手中的证据。

    “看样子,如果要想做到两全其美的话,只能先查明一下刘慧到底掌握了小丑什么样的把柄,如果是一个物件就让刘慧归还给小丑,但如果是一个秘密的话……”

    “主人!我们可以清洗掉刘慧脑中的部分记忆,虽然这里面存在一点风险,不过我相信只要主人集中精神,是绝对可以完成对刘慧洗脑的!”拉古德的话语响彻在张信的脑海中,并且为张信指出了一条明路。

    事不宜迟,张信立马站了起来,先是激动的一嘴吻在了唐樱那一张小嘴之上,随后说道:“我现在得去一趟鼎立公司找刘慧,此事儿我现在必须管到底了!”

    刚一说完这番话后张信便急速的冲出了房间,并且一脚轰尽油门很快便将车子停靠在了鼎立集团公司大门口,此时的刘慧正在公司内处理着相关文件,似乎一点也不害怕来自明天的小丑杀手的威胁。

    随着张信刚一走进房门,映射进张信眼帘的则是酒医仙与刘慧父女二人细声详谈的画面,见张信的突然到来酒医仙也是十分的惊讶,不过神色很快就变回了从前那般祥和。

    “阿信?你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难不成,你已经想好了要保护刘慧女士?”酒医仙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如此气定神闲的问道。

    “师父,请原谅我对您的过去进行了一番简单的调查!我已经知道了,刘慧女士正是您的女儿,或许师父几十年前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恋情,所以您并没有向任何人道出过您曾经有过一个女儿!”

    此一刻,张信将自己的所有调查的结果都说给了刘慧与酒医仙二人听,并且还严肃的指出,“刘慧一直握有小丑的把柄,再加上刘慧突然从师父这里知晓我的生命体质十分特殊,所以回想起自己曾经的确拐骗过一个类似的孤儿!”

    张信的说法让刘慧无法可说,因为当年领走张诚的那一对假夫妻正是刘慧所假扮的,也正是因为在十八年前酒医仙突然与刘慧相见,所以酒医仙才认出了刘慧为自己的失散好几年的女儿。

    对于眼前这个亲生女儿,酒医仙自然是不顾一切的想着要去保护她,为了刘慧酒医仙甚至可以与小丑集团正面对峙,这才让刘慧一直存活在了现在。

    此外,因为张信从西方世界大胜而归,并且生命体质呈现出非常人的特殊机能,这一点让刘慧感到十分的好奇,一时之间脑海中开始不断的回想起自己曾经好像也遇见过与张信长相有点相似的孩子。

    在通过与酒医仙的交谈之后刘慧最终得知,自己曾经所拐骗的那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是张信一直追寻的哥哥张诚,现在正是被小丑赋予“血骁”名号的杀手。

    “刘慧,只要你现在将你手中所握有的把柄交给小丑,我可以向你保证小丑以后都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张信冷冷的瞪向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且说道,“还有你以前所做的事儿,我也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听到这里的同时,刘慧的眼神逐渐从张信的身上转移到了酒医仙的身上,然而现在的酒医仙已然没有了从前那般睿智的目光,反而变得焦躁不安了起来。

    “将把柄重新交给小丑?呵呵,除非我这个人死了,否则这个把柄将会永远在我的脑海中!”

    刘慧对此却是嗤之以鼻,因为张信给出来的觉察对于刘慧现在的处境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再说了,我还得利用这个把柄为我自己来换回一点好处!如果不能利用这个把柄换回张诚的话,那么张信先生又怎么会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儿呢?”

    “我就知道!刘慧,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仅仅只是为了让我帮你做一件事儿!很显然,你知道这件事儿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所以你想法设法想要将我的哥哥作为你与我谈判的筹码,逼迫我为你做事儿!”

    张信将眼神也看向了此时的酒医仙,现在的酒医仙可谓是进退两难,一个是自己失踪多年好不容易重聚的女儿,一个是自己最为得意的门徒弟子。

    现如今,他们二人吵得如此不可开交,他这个做长辈的却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两个都不想伤害,两个都不想伤和气!一时之间,酒医仙的神父越发的焦虑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点什么。

    “说到底,你无非就是想让我帮你做一件事儿!如果我要是答应了你帮助你做一件事儿的话,你会不会同意让我把你脑中有关小丑的秘密那一段记忆给清除掉?虽然会有点风险,但我还是有信心的!”

    最终,张信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并且还指出了一点,“像小丑这样的劫富济贫,我倒也挺欣赏的!所以,我不想跟他交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